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“投你所好式”的低端阅读制约着网络文学高质量发展,代表委员纷纷“解锁”认为—— 要有“板凳一坐十年冷”的准备

来源: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  |  李婧璇 袁舒婕 郝天韵 王坤宁  2019年03月12日08:29

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,网络文学是很多代表委员和网友共同关心的话题。前几天,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在京联合发布“2018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”推介名单,《挚野》《零点》等24部作品入选,可以看到,网络文学的发展走上了越来越规范的道路。其内容价值也为文学、影视、商业等行业注入了活力,优质IP层出不穷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。

但我们也看到,网络文学在风驰电掣发展的同时,还存在一系列显而易见的短板,如“投你所好式”的互联网低端阅读制约着网络文学的高质量发展等。那么,该如何推动网络文学更快更好地成长?对此,代表委员们也纷纷建言。

要有严格规范的审核标准

“比较严重的盗版、‘三俗’和导向偏差问题,主要出在无资质的中小网站、服务器设在境外的非法网站和公众号、APP等自媒体方面。”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当下规范自媒体内容发布,加强其内容管理刻不容缓。

在全国政协委员、作家张威(笔名唐家三少)看来,强化相关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管理责任,对于保护网络文学行业有着重要作用。为此,张威带来了《关于规范网络文学类产品审核标准的提案》。

张威在提案中建议,监管部门可以出台统一的审核细则,在细则中应针对各类型新媒体或APP应具备的相关资质以清单形式列明。他认为,有必要通过细则的方式制定统一的上架审核标准,禁止未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的阅读类产品上线。同时,还应明确网络服务提供者对有关证明文件进行查验,只有网络服务提供者做到了上架审核及查验,才能认为其尽到了审核义务,在发生侵权时才能免除其审核管理责任。

此外,张威还建议,加大违规处置力度,“对于审核不严、投诉较多却仍不改正的新媒体平台、应用商店应列入黑名单。对于违规情况严重的,应当要求关闭服务器,并对运营者采取罚款等处罚措施。”

要有适应发展的助推规则

“中国网络文学目前在世界范围内独树一帜的局面来之不易,但盗版、内容格调不高等问题始终影响网络文学高质量发展,需要通过有效的规范、管理、引导予以清除。”何弘表示。

让更多优秀的网络文学与读者见面,在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省文联主席欧阳黔森看来,需要建立很好的作品审核发布机制。“我们贵州文学网的经验就可以推广,比如给网站的编辑提高待遇。”欧阳黔森谈道,由于网站编辑每天要阅读海量的投稿作品,因此需要激励编辑的积极性,“同时通过好的待遇,吸引有水平的人来从事这个职业,才能把好第一道关”。

据欧阳黔森介绍,每年年终,贵州省文联都会把优秀作品结集成书,来调动网络作家的积极性,业余网络作家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,会更有动力把文字打磨得更好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副院长郭媛媛认为,在网络文学的监管上,一定要对症下药,根据网络文学的发展规则,制定出相应的管理制度。

在郭媛媛看来,对于网络文学的监管也应该不断摸索、修正。“除了监管之外,我认为未来对于网络社会中所建构的创作环境、创作体系、创作规则等方面,都需进行再探索,我们需要跟随技术发展的脚步进行引导。”

要有“有所为有所不为”的底线

引导网络文学高质量发展,一方面需要加强监管及有效引导,另一方面也需要网络文学创作者及相关从业者注重加强自身建设,要有“有所为有所不为”的原则底线,也要有“打铁还需自身硬”的创作追求。

“网络文学创作者要扎根生活,贴近老百姓,要承担起社会责任,让其作品能够弘扬真善美,鞭笞假丑恶,反映时代、记录时代、讴歌时代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重庆出版集团副总编辑别必亮认为,网络文学创作者要通过自身作品的感染力和表现力来打动读者,“不是用‘三俗’的方式来吸引眼球,自媒体时代自娱自乐的方式,不利于网络文学真正的繁荣和发展。”

如何引导网络文学精品化创作?全国政协委员、山东师范大学教授李掖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。她认为,网络文学作家一是要静下心来,认真思考自己写什么、怎样写,以及为什么写;二是要沉下心来,认真研读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名著,学习借鉴其艺术经验和审美特色;三是要耐下心来,认真思考如何以独到的感受和体验、独特的艺术构思和精妙的结构剪裁以及生动优美的语言,去叙述故事、编织情节、描画场景、塑造人物。

对于李掖平的这番建议,别必亮也表示了认同。他说:“网络文学作家要有‘板凳一坐十年冷’的情怀,要让自己的作品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检验,其付出和回报最终是成正比的。”

“我们这一代文学创作者,受益于互联网,更是受益于这个大时代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作家蒋胜男坦言,网络作家不管采用何种样式、题材来创作,实际上都是在记录这个时代变迁、发展、思索、奋进的实际状况和精神承担。“一切网络文学都来源于现实,任何一个题材都必须切中当下时代的现实需求和精神需求,才能获得读者的共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