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太阳像一个顽皮孩子

来源: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| 赵霞  2019年03月15日15:21

张之路的文字里有一种韵味,那是字词的声音和意义均以素朴、妥帖、充满美感的形式结合在一起而造成的奇妙滋味。请听《太阳和阴凉儿》的书名如何在我们的音感里悦耳地响起。由再日常不过的“太阳”与“阴凉儿”二词构成的押韵关系,因为那个俏皮的儿化韵,整个书名在声韵和格式的规整美感里,同时泛开了一点儿生动的顽皮。韵律之外,两词又在意义上隐隐构成一向一背、一明一暗、热烈与清凉、张扬与收敛的对比,并在对比中营造出饱满、充沛的故事势能。

随着故事的展开,这种寓于简约形式里的丰盈滋味,在文本内向我们进一步展露出来。让太阳和阴凉儿来玩一场“捉迷藏”的游戏,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想象,大到上天入地,无边无际。但它同时又是一个多么小的想象,小到让我们想起身边每个孩子最日常的嬉戏。它的“小”,令它拥有了亲切的故事面貌;它的“大”,则赋予它开阔的故事气息。“清晨,快乐的小太阳从海面上跳出来,先抓住山上的一棵松树,然后唱着歌儿,嗨哟嗨哟地爬上山来。”这样的轻简可爱、松快活泼,多像在讲述一个邻家孩子的生活。乌猫的插图把这份恍如太初的生命稚趣和混沌美感,渲染得生动鲜洁、神采奕奕。在并不宽裕的叙事空间里,画家为这则故事提供的视觉想象和诠释,令人过目难忘。

我喜欢故事里的太阳和阴凉儿。小太阳像一个有顽心的孩子,它高高兴兴地来到天空,向地面上的世界发出邀请:“咱们今天玩什么呀?”这份毫无矫饰、纯净明亮的天真劲儿,让这个简洁的故事读来有了淳厚的回味。也是它,使得太阳和阴凉儿之间的这场追逐在完结之时,没有降落为一则关于纠错的小寓言,而是继续上升为一个礼赞成长的大故事。阴凉儿不是用来把太阳“比下去”的,正如太阳也不是真要把灰兔子和花孔雀比下去。一切都是为了向我们揭示,世界那么大,除了太阳,还有阴凉儿;除了“我”,还有“你”。看见“你”,就是看见更完整的“我”的世界;认识“你”,也是认识和获得一个更完整的“我”。所以最后,阴凉儿赢了,太阳也赢了。图画书的末页上,向着整片天空旋转铺展的红色光芒和大地上安静流淌的蓝色阴影,使得整个空间既放肆地张扬着,又稳重地持守着。太阳照在有阴凉儿的地方,这一刻,存在的感觉是扩张的、绽放的,也是安妥的、充实的。

但一切其实早已包含在这本图画书的书名里了。太阳和阴凉儿,就是我们世界的某种本质:大与小,动与静,显与隐,能与不能……把这些词语和它们的意义合在一起,才构成了我们生活于其中的足够辽阔、丰满、圆融、舒展的世界。

多么好,这个世界有太阳,也有阴凉儿。